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助教志工專區

快樂冰島,逍遙遊
印象中的北歐就只有一個字「貴」。為了在這麼貴的地方多待個兩天,並更深入了解這個國度,我在2006年參加聯合國旗下的NGO團體-Servas(國際旅遊交換住宿)。Servas可能是最早期的沙發客,不過host和traveller都是先在自己居住的國家面試加入的,感覺比較安全。
 
一下機就搭公車按地址找到 host家。接待我的是一位80幾歲的獨居老伯,曾經在大學裡教丹麥文。他本人另外會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冰島文,最特別的還有一個叫做世界文的。
 
友善隨和的在地文化
老伯連續兩個晚上煮了晚餐給我吃,非常的簡單。第一天是硬麵包和一碗湯,是主人傳統的日常飲食。雖然那天已經很累了,但還是陪他以及來訪的老朋友看了場電視辯論。隔天就要投票了,但是那晚5個候選人辯論的過程平和到甚至比起香港街頭講話還要安靜。
 
第二天晚餐吃魚和馬鈴薯,飯後甜點做了一個叫做s k y r的東西,對我而言就是原味的優格加上砂糖和牛奶(他堅持那不是優格),但比想像中的好吃。老伯真的把我當作家人。在介紹他的房子時,突然走進書房,我就跟了進去,他打開抽屜拿錢還一邊跟我聊天,之後又走進廁所,一邊講話,還好有記得關門,要不我差點又跟進去了。
 
Servas在二次大戰之後就成立了。老伯則在1968年就開始成為host,看他的guest book都比我還要老了!而第一位在上面留言的是某校校長,因為喝得太醉了,字也寫得歪七扭八的。
 
當地Servas的負責人是一對年輕的夫妻,安排了幾個人一起接待我晚餐。當晚有幾位朋友,還有一位來自美國的,他提起了一個小故事。有一天傍晚他在散步,一個小朋友站在家門口,用冰島語跟他交談,當發現他沒有回應,於是馬上轉用英文問他可不可以幫他開門。他很訝異冰島的小孩子這麼沒有防備心,隨便把家裡的鑰匙就交給陌生人,而且可以輕鬆的判別對方是用什麼語言。我則是在某一天走在路上,看到表演不太整齊的樂隊,發現那天竟然是國慶,總統正在接待外國大使,完全沒有排場可言。我就和當地人站在旁邊觀看,很輕鬆。這些事情在台灣在美國都是不可能發生的。
 
冰島就是如此自然,隨和,友善。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
我要參加免費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