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參加入門

練功體悟

靈動功專輯~我是誰?我的未來?~新竹助教 張佳萍
文:新竹助教 張佳萍
靈動第一堂課,感恩老師的引導與發氣,課堂上動功,我幻化成一隻大雁,飛出教室在溪頭採寶瓶氣的山谷翱翔舞動,當時我全身盡情的舒展,時而高飛,時而俯衝,全身筋絡一一疏通,前所未有的舒暢感。當朝陽升起時,我飛到東方山頭,全身每個細胞都接收到陽光的滋養與洗禮,頓時我看到無盡的海平面,我的內心就像那片海平面一樣平靜遼闊,海水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每個亮點都是我未來的每一個希望。我的內心沒有了陰霾與灰塵,光明剔透無限延伸,內心充滿了感恩。頓時全身輕飄飄,鬆軟軟的,像空中的雲朵一樣,自在而無負擔。最後,我帶著一顆寧靜喜悅平和的心,輕鬆自在的離開教室。
靈動第二堂,上課之初,老師要大家想想「我是誰?」我寫了許多在我這一生中曾經扮演過的角色,女兒、姊妹淘、女朋友、上司、下屬、姊姊、妹妹、表姊、表妹、外甥女、學生、義工、被幫助的人、皈依的佛教徒等等,老師還說:人的42種負面情緒來自於沒有扮演好每一個角色或是上一個角色沒下戲就帶到下一個角色去套用,所以會產生衝突與情緒。活了這麼久,42種情緒我都有,可是我從來沒有仔細思考過自己是否盡心盡力扮演好每個角色,因為身邊親朋好友都這樣,好像這一切都理所當然。一直到動功之前,我仍然自我感覺良好,其實不怎麼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好。現在想想,真是執迷不悟!
動功時,老師發丹香給大家時,我突然嚎啕大哭,止不住的哭泣,課堂上很吵雜,我聽不太清楚老師在說什麼,但我卻聽到把固執放下,急躁消失…這兩個正是我個性上最大的缺失,由這兩個缺失還引申了更多不恰當的行為。尤其是急躁,在工作上,因為處理事情很有效率又果斷,老闆很欣賞。但在跟師長親朋好友相處上,畢竟面對的是人,不是事,我常懶到用工作上的態度在應對, 也因此應對進退常失分寸。這正是老師說的沒有做好該扮演的角色,要改,要改。後來老師又說到「想到不在的父母」時,我哭得更慘。收功之後,大家互相擁抱,雖然很喜悅,可是我內心深處升起濃濃的慚愧感,我完全否定我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
我已過不惑之年,我發現我對不起每一個角色。回家後,我很想做老師要求的作業,於是我開始檢討每一個角色。我從我是媽媽的女兒開始,我發現當我是媽媽的女兒時,我對母親給我的愛需索無度,不知珍惜。媽媽被宣佈只有三個月生命時,我當時完全無法體會與分擔母親的痛苦。母親死時,我十三歲,那一天,我哭到眼淚乾了,聲音沒了,全身虛脫,我知道,母親回不來了,我突然覺得我從此會從天堂掉到地獄。做靈動功課時,我回想母親當年的心情,我痛哭失聲,我好像回到母親生病那段期間,為她心疼難過,我把我所有對母親的疼惜,悲傷與不捨全寫下來,邊寫邊哭,越寫哭越大聲,一直寫到我想對母親說的話:媽媽我愛你,我好愛好愛你,我對不起你,女兒不孝,都不曾體會你的痛苦和你的愛…。一直到我對媽媽開始說祝福的話時。我的哭泣開始慢慢緩和下來。有一種心中缺塊,遺憾被填補的感覺。寫完對媽媽的祝福,我想到在青少年時期沒有母親的陪伴,成長過程一路跌跌撞撞,我感恩身邊的長輩師長親戚朋友的照顧,感念佛菩薩的保佑,並期許自己能做對眾生健康有益的事,希望家中有未成年子女的家庭,父母親都很健康,不會經歷像我一樣一路跌撞的成長過程。當我起身收拾電腦準備休息時,我體內(五臟六腑)深處匯聚一股很大的氣體,感覺要衝出體外,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嗝,瞬間我的臟腑全鬆開來了,內心深處有一種被療癒的感覺。
明明是回憶極為痛苦的事,為什麼有一種被療癒、填滿、完整,想為眾生付出的感覺呢?我把這個奇妙的經歷跟菁菁分享。當菁菁跟我分享「後悔也是一帖良藥」的文章時,我才恍然大悟;我是誰?我的未來?竟在服用「後悔」藥時,順理成章的完成了。
其實在寫「媽媽的女兒」這個角色時, 我寫了一張多的A4紙,陸陸續續又寫了「爸爸的女兒」這個角色,又寫了「姊姊」…因為頁數太多了,所以沒有一一跟老師報告。我好迫不及待一一檢討自己每一個角色,對於往生者,我希望用行善迴向代替他們聽不到的道歉。還有機會說上話的,我期待著感恩與道歉的契機。檢討過程中,我發現我的性格上也有很大的缺失,我知道找出來後我會越來越好,有一種…挑自己毛病挑上癮的感覺!很期待做完所有功課,是很浩大的工程,相信功課做完後,會有很多要學習改進的地方!
現在,每一天晚上,我會自我檢討,看看今天做的事情是否無愧於心,我是否有扮演好今天的每一個角色,希望每一天的開始,我都有一點點的進步。
最後,能當兩位老師的學生,真的好幸福。感恩兩位老師讓我的人生開始光明,開始有所不同。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我要參加入門